文学

【思慧的色彩】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 Takashi MURAKAMI村上隆 (1962- ) : ‘未来的世界或许会像今天的日本一样超扁平’。 这是超扁平运动 (Superflat) 创始人村上隆的理论及其在充满先知的 « 超扁平宣言1996 »里的预言。在他看来,“超扁平代表被压缩的平面,电脑工作环境,平面的显示器,同时他也认为,‘将来的社会、风俗、艺术、文化,都会像日本一样,都变得极度平面(two-dimensional)…今天,日本电玩和卡通动画最能表现这种特质,而这些又在世界文化中具有强大的力量。”,在这个超扁平的世界里,那些看似不适应环境,心理失衡的局外人,也即所谓的‘宅男’,他们常常沉醉在漫画的细节里,痴迷于游戏以及其他各种极客文化中 (Geek Culture),还试图把未实现的愿望及未解决的痛苦统统塞入卡通人物里。可正是他们,实实在在地可以成为当代文化的真正领航者。

【紫木的天地】幻梦、友谊、爱情与战争的博弈, 电影评论《Tolkien》(托尔金传)

【紫木的天地】幻梦、友谊、爱情与战争的博弈, 电影评论《Tolkien》(托尔金传): 这场博弈,赌一条命。托尔金的命。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上去寻找同伴的托尔金的命。枪声起,毒气弥漫,而幻梦不止。影片这样展开双方对垒攻势。借着在战壕里点燃的油灯的微弱光亮,蒙太奇手法将童年闪回。J.R.R.Tolkien (约翰·罗纳德·瑞尔·托尔金)(1892年1月3日-1973年9月2日),英国作家、诗人、语言学家及大学教授,现代奇幻文学之父。代表作有经典严肃奇幻作品《霍比特人》、《魔戒》与《精灵宝钻》。

【紫木的天地】 【乡愁断章】

【乡愁断章】: {遥望祁连山•童年},在故乡拔地而起的高层建筑夹缝里,与你,不期而遇。{寻找黑森林 • 青春},传说中的黑森林,就在祁连的某个山谷。晚霞满西天的傍晚,登上城楼,“南望祁连”指明通路。{回眸胡杨林 • 乡愁}, 三千年一次轮回。我在轮回的哪个节点张望?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脚在河的哪一岸湿了鞋子?

【巴黎燕的世界】当她把遭家暴的闺蜜接到家

当她把遭家暴的闺蜜接到家 : 雅妮在一阵忙乱中,变得迟钝起来,她再怎么仔细计划,都无法料到:有人在她之前,已经好好和她的丈夫亲密过了,虽不能确定有没有补偿他心灵的寂寞,肯定的是极好地补偿了他的身体饥渴。没错,是雅妮的闺蜜,文文!

【高彬的译园 - 古诗法译】【宋 李清照 】【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宋 李清照 】【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Sur le Mode de Wuling Chun (Printemps à Wuling)* · Le vent s’est arrêté et les fleurs sont devenues des poussières. 【宋】李清照 [Dynastie des Song] LI Qingzhao /Traduction en français par GAO Bin / 译者:高彬

【紫木的天地】【墓园之晨】(小小说)

【墓园之晨】(小小说) : 她象侦探一样等待一个身影的出现。这里是新办公楼六楼会议室落地窗前。视野所及之处是一片城市墓园。这一片也许是新开辟的墓区。一字排开的石质墓碑在太阳里反射出白花花的光。男子在最边上一块墓地前停住,像前两次一样,小推车停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他站在墓碑前一动不动。

【羽菲梦庄园】奔向马德里

马德里于我,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这样的印象不知道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年轻的时候读到了三毛,这位与马德里和撒哈拉有着莫大关系的女子,曾经用文字给我带来了关于遥远世界最初的认识,陌生的国度,异域的风情,千奇百怪的生活习俗,曾经那样地震撼过我。或许正是因为这样,马德里,对于我来说,总觉得遥不可及,那应该是属于梦境的地方。

【羽菲梦庄园】微光〖小说连载5-6〗

苏菲突然想起,对了,有一套衣服和一个手镯!“珣,跟我来,确实有些东西!”说着苏菲就转身上楼,邓珣紧跟其后。苏菲从行李箱里取出了那套带着精美刺绣的童服,以及一个孩子用的银手镯,递给邓珣。邓珣仔细端详着这些物品,是少数民族的物件。邕城所在的省份有不少少数名族的族群,需要搜索的范围过大,一时不知道如何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