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新书〗《丈量巴黎》问世!巴黎华人文化盛事

〖新书〗《丈量巴黎》共收录了14位“丈量巴黎”老师的18篇文章,是老师们在各自领域专研并凝聚了几十年的结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读来茅塞顿开、令人感佩。这不仅是我们丈量的延续,更是一种文化和智慧的火种。将来,我们也计划出版丈友们的文集,让大家智慧的火花凝成一种文化的火焰,照亮更多人追寻的道路。

【智子的星空】 巴黎,在凝固的音乐里流动

巴黎世代豪门的门徽 :女像柱,小天使,亚特兰特人,面具人!它们好像在凝固的音乐里流动 : 巴黎到处都是华美的建筑,漫步的你只要稍稍留意,抬起头来,就可发现经过的门户各有其特色,或看到千姿百态的女像柱,或看到背负重压的亚特兰特人,或看到面容怪诞的面具人,或看到天真烂漫的小天使。你会恍然感觉,自己不是走在街上,而是进入了一个天然的建筑博物馆,你在用一种特殊的语言去阅读建筑,倾听它的故事,感受在“迷失中”每一步的惊喜。

【巴黎燕的世界】 米勒,一个爱家的男人

米勒是19世纪法国杰出现实主义画家,他创作的作品以描绘农民的劳动和生活为主。在瑟堡接受了最早的艺术启蒙教育。1873年,他来到巴黎,受教于德拉罗什画室,并在卢浮宫研究学习历代大师的作品。1848年,他的作品《簸谷者》在沙龙展出。1849年,他定居于巴黎东南郊外的巴比松农村。在以后的27年里,他创作了一系列以农民的生活和劳动为主题的作品。代表作品有:《播种者》、《拾穗者》、《祈祷》、《喂食》、《慈母的爱》、《倚锄的人》、《牧羊女》等。

【思慧的色彩】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 Takashi MURAKAMI村上隆 (1962- ) : ‘未来的世界或许会像今天的日本一样超扁平’。 这是超扁平运动 (Superflat) 创始人村上隆的理论及其在充满先知的 « 超扁平宣言1996 »里的预言。在他看来,“超扁平代表被压缩的平面,电脑工作环境,平面的显示器,同时他也认为,‘将来的社会、风俗、艺术、文化,都会像日本一样,都变得极度平面(two-dimensional)…今天,日本电玩和卡通动画最能表现这种特质,而这些又在世界文化中具有强大的力量。”,在这个超扁平的世界里,那些看似不适应环境,心理失衡的局外人,也即所谓的‘宅男’,他们常常沉醉在漫画的细节里,痴迷于游戏以及其他各种极客文化中 (Geek Culture),还试图把未实现的愿望及未解决的痛苦统统塞入卡通人物里。可正是他们,实实在在地可以成为当代文化的真正领航者。

【巴黎燕的世界】 巴黎,谢谢你这样安慰了我

巴黎,谢谢你这样安慰了我 ! 在乔治五世站出了地铁,站在香榭丽舍大街,迎来送往的人,大部分操着外语(非法语),也都跟我没关系。可能有好几年没来吧。我摸索着,终于从凯旋门左边,过香榭丽舍大街,转到右边,踏进对我来说很陌生却相当有名的乔治五世林荫大道,在那儿步行的500多米,让我有点沮丧的心情,变得秋高气爽。即使从领事馆出来,事儿没办完,情绪也很不错。

【巴黎燕的世界】巴黎大罢工中的惊喜 : 西蒙的法国笔墨韵中华

【巴黎燕的世界】巴黎全线大罢工中的惊喜 : 西蒙的法国笔墨韵中华. 西蒙从13岁开始的绘画尝试,到20年前与夫人中法爱情长跑,38岁跋涉【汉字大山】,绘画,写作,吟诗,中国大地及其文化,如越来越缤纷的色彩,充盈在西蒙的生命中。

【思慧的色彩】天马行空,我行我素 : 现代抽象表现主义巨匠杰克逊.波洛克

现代抽象表现主义巨匠Jackson POLLOCK 杰克逊.波洛克 : ‘一旦我进入绘画,我意识不到我在画什么。只有在完成以后,我才明白我做了什么。我不担心产生变化、毁坏形象等等。因为绘画有其自身的生命。我试图让它自然呈现 。只有当我与绘画分离时,结果才会很混乱。相反,一切都会变得很协调,轻松地涂抹、刮掉,绘画就这样自然地诞生了’ 。

【智子的星空】赴约亚美尼亚:诺亚方舟停泊的地方

亚美尼亚 : 即使你没有去过,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更不知道她的首都是埃里温,亚-美-尼-亚(Armenia),当你听到这个美丽的名字,你的心里会不会有一阵温柔的异域之风飘过,思绪飞到一个充满着神秘色彩的古老国度。传说! 查尔·阿兹纳弗! 赴约! 亚拉腊山 (Ararat)! 百年悲歌 - 亚美尼亚种族灭绝屠杀! 埃里温 (YEREVAN)- 粉红之城! 音乐艺术之城! 水果的天堂! 美食! 生命之水 - 亚美尼亚白兰地! 旅游“圣地”! 亚美尼亚同事!

【巴黎燕的世界】贫穷与捷径 韩国影片『寄生虫Parasite』观感

巴黎燕 : 贫穷与捷径 韩国影片『寄生虫Parasite』观感 : 韩国影片【寄生虫】摘得法国本年度72届金棕榈金奖。剧情,对白,表演和场景设计,影片无论内容还是形式,我的观后感是:精彩,震撼,出乎意料!影片从写实开始,人们看到金家四口躺在堆满杂物的地板上,无所事事。半地下室的房屋,马桶悬在半空,门窗面对街上的臭水沟。清洁工喷洒的消毒水,门前流浪汉撒尿的尿味,身后堆积如山的披萨饼盒,金家的穷酸,尴尬,金家人的颓丧,无奈从影片画面弥漫出来,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