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陶嘉 】塔列朗,一个毕生都在出卖收买他的人的人

Charles Maurice Talleyrand de Périgord, 中文名:查尔-莫里斯-塔列朗,1754年 — 1838年,法国和世界历史上的杰出外交家。1789年起,大革命爆发,法国政坛风起云涌,可是无论是共和国还是督政府,无论是拿破仑称帝还是波旁王朝的死灰复燃多次复辟, 在将近50年的时间里,他在连续六届法国政府中,担任了外交部长、外交大臣,甚至总理大臣的职务。他圆滑机警,老谋深算,权变多诈,云谲波诡。有人称道他是热忱的"爱国者"。可更多的人把他视为危险的"阴谋家"和"叛徒",塔列朗一直以敏锐的嗅觉,左右逢源,处变不惊,是永远的不倒翁。

《似水年华》,普鲁斯特的文学年华似水长流……

读普鲁斯特,不可能是为附庸风雅——虽然这是某些时尚小编为小资们拟定的必读书目之一;也非盲目跟风——某些崇尚法国文化的研究者终于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那些法国人哪,都穿紧身泳裤,都在地铁里读普鲁斯特!」普鲁斯特是一块试金石,如果他的读者不是与他性情相若,跟他灵魂的振动有着相近的频率:都有一点敏感,有一点忧伤,有一点自恋,有一点神经质……那么他们是一行字也读不下去的。

千秋功罪,谁与评说!法国抗疫官员受控诉遭搜查之解读

2020年10月15日星期四,凌晨六点钟刚过,法国Olaesp组织的司法人员同时赶到法国若干重要抗疫官员的私人住宅,进行司法搜查,被搜查者是 :- 前总理爱德华·菲力普 (Edouard Philippe), - 现任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 ((Olivier Véran), - 前卫生部长阿涅丝·布赞 (Agnès Buzyn), - 前政府发言人西贝斯·恩蒂雅耶 (Sibeth Ndiaye), - 现任卫生部卫生总局局杰罗姆·萨罗门 (Jérôme Salomon), 而调查的结果和可能的审判结果,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结果,咱们试目以待吧!

《我讨厌我的人生》(Je déteste ma vie),法语香颂欣赏

《我讨厌我的人生》又名《巴黎忧情》,一首法语香颂。歌忆往日的温馨时刻,词责自己的草率分手。美好就在对过去的悔恨之中!“既有今日,何必当初”!皮埃尔·拉波因特(Pierre Lapointe,加拿大魁北克的诞生(1981年5月23日出生)的法语香颂歌星,作曲填词演唱全能。深沉英俊,迷倒女性!鞭策痴情暖男!

新书《塞纳丽人行》出版,才华与情怀点燃巴黎人文浪漫之梦!

〖新书〗《塞纳丽人行》千呼万唤始出来,它载着在法华夏丽人们的雅逸情怀,展示了丽人们风格各异的写作才华,汇集成一部清新典雅的文学作品。《塞纳丽人行》于2020年九月由法国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出版发行,简约,雅丽的封面设计是张芳女士的佳作。如果说文集之前,丽人作者们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么新书之后,读者翻开文集,浏览全书,对丽人们不再陌生,并通过她们的作品走进丽人的文学世界。- 书中自有黃金屋,塞纳文坊谱新曲。- 书中自有颜如玉,笔上相逢丽人行。

【崔丽军】 五十五天—巴黎封城第八周

从今天开始,开始了“隔离”第八周。如果一切按政府预定计划,这将是巴黎“禁足”的最后一周。近50天过去了,突然发现,生活其实可以非常简单,那些奢侈消费,那些娱乐动作,那些社交行为,…,都是这个社会极其冗余的花哨动作。疫情抽象了这个世界,也简化了这个社会。

【山琳-寅兮】四妈妈

我常常想起她。每当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时日时,我的心会禁不住地颤抖一下。所以我就把她放起来,搁置到离我很远的地方,那个我不轻易用心打开的记忆里。然而,她会过来,夹缠在我对往事的纷乱记忆里,轻轻地抚摸我一下,让我顿时因为她留给我的永恒的温暖而泪流满面。

【山琳-寅兮】狗狗走了,吉尔哭了

我的朋友,吉尔, 喜欢宅在家里, 她说的“儿子”是她和女儿十七年前领养的一条小狗,她们给狗狗起名叫“飞飞”。飞飞和她的女儿一起慢慢长大,不分彼我,就是相互的爱,一起乐呵。现在女儿长大了,飞飞也变老了,吉尔照顾飞飞就像侍奉内心十分疼爱的老人一样,细心而周全,结果就是原本寿命只有十四、五年的飞飞活到了十七岁。

〖新书〗《丈量巴黎》问世!巴黎华人文化盛事

〖新书〗《丈量巴黎》共收录了14位“丈量巴黎”老师的18篇文章,是老师们在各自领域专研并凝聚了几十年的结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读来茅塞顿开、令人感佩。这不仅是我们丈量的延续,更是一种文化和智慧的火种。将来,我们也计划出版丈友们的文集,让大家智慧的火花凝成一种文化的火焰,照亮更多人追寻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