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慧的色彩〗铃兰花,圣母玛丽亚的眼泪

muquet

铃兰花,圣母玛丽亚的眼泪

文   赵思慧


知何时起,这个小小的传说在一群人中开始叙述,圣母玛丽亚在那个十字架下哀悼耶稣受难时,落下了滴滴眼泪,泪水又化成了朵朵洁白的铃兰。

年春来时节,花铃铛散发着淡淡暗香,在春风绿茵中轻轻地摇曳,它们不会出声,但却在悄悄地告诉我们,夏天快降临了,醒醒吧。铃兰花,圣母玛丽亚的眼泪,纯洁纤弱,静静地给我们捎来福音。

月一日劳动节也是法国的铃兰节。在这一天,大街小巷里处处有铃兰卖,人人有铃兰送。亲朋好友间都互赠铃兰,因为大家深信铃兰会让爱神眷顾、会让幸福与希望终年伴随在身边。是的,为你祝福,如果真的能为他人带来福爱,甚至能帮他人摆脱苦痛的困扰,那是我们每个人的莫大的渴望与欣慰。

元初始的那些年,在地球上的某一个地方,有个叫耶稣的出现了,他为了拯救负罪的生灵,肩负起人世间所有的苦难与全部的罪,走向了十字架,奉献自己的肉身。他这样做,不是为了渲染什么英雄气概,而是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人们,世上的爱是存在的,这种绝对的爱比死亡更剧烈更壮观。他请上帝原谅杀害自己的侩子手,‘原谅他们吧,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人们见证了这种神圣的至高的原谅会不会受到怎样的启迪,再而释放怎样的大爱。面对这一冲击人类良心,超越了史上所有悲壮的行为,凡人可以有信不信的纠结或选择,但不会有对任何追求善与爱的疑问。正如同另外的生灵可以尊拜娑婆世界的佛陀或自然的泛灵多神道。


muqet2

种貌似空洞的爱太抽象了么,抑或触手可及。没有内心的平和就不会有外在的安宁。外在的超先进的物质工具可以强大震撼,但永远带不来持久的平和。我们不可能在一个充满仇恨与怒火的世界里找到正真的和平与爱。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在互相信任,尊敬,仁慈的基础上修炼自己,学习如何待人待己,并且超越各种文化,宗教,种族,社会制度的不同,解脱金钱或意识形态的束缚,是不是都可以为人类的团结尽点微薄之力。我们最终都是大千世界的兄弟姐妹。

炼虚渺的灵魂,构建仁慈的意念,没有色彩也没有形式,是件多么艰辛的举措,考验着人们极度的决心, 毅力与耐心 。自古至今,人们也祈盼借助外在的佛力或神力来洗涤我们内在的尘垢。传说中,早年佛陀诞生在蓝毗尼无忧树下的时候,天降香水为之沐浴。在此后一年一度的浴佛节日上,人们从都梁香中取出青色水,从郁金香中获得赤色水,从丘际香中提炼白色水,黄色水和黑色水又分别从附子香和安息香中提取,把这五色水与香汤甘茶放在一起用来浇灌佛顶,希望起到求福灭罪,洁净世间众生心灵的作用。修炼中,其实我们并不奢望去迅速地独抱透天的法诀,只是渴望在简单的度日之余,能默默地慰藉自己的思绪,慢慢地进入‘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境界。


muquets3

年的劳动节在大街小巷上是看不见卖铃兰花的水灵灵的小女孩了。她们是不是还躺着床上听歌,嬉戏,与兄弟姐妹们欢乐博弈或者与大人们雄辩高论。。。感觉上书是读得越来越少了,书香被时尚器具的虚拟味来替代。我依旧喜欢卯时起身,毫无顾忌地醉入窗外的晨露。然后跑去热腾腾的面包铺,听说那里会有温柔的铃兰花在等待。


muquet4

本文系原创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赵思慧 : 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及巴黎政治学院,巴黎索邦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职于法国政府部门。经营爱玛艺术。喜爱艺术品收藏,高尔夫竞技。崇尚极简。


同一作者的其它作品

复活的召唤

- 与疫情共舞

- 盛开在超扁平世界里的花卉, 御宅大叔村上隆的‘幼稚’与挑衅

天马行空,我行我素 : 现代抽象表现主义巨匠杰克逊.波洛克

- 蜘蛛,妈妈的颂歌, 雕塑情感与生命的艺术大师 路易斯.布儒瓦

- 飘游在有形与无形间的灵魂, 欧洲抒情抽象主义代表汉斯. 哈同

光与火的交融 - 法国超现实主义先驱 安德烈·马松

人在,情在,  in [情人节|致最爱的人 | 塞纳丽人诗坊 ]

天才艺术巨匠 : 国际克莱因蓝

浪淘沙  年复一年, in  [辞旧迎新,塞纳丽人行赋辞寄语]

柏拉图式的爱魂 不朽的雕塑家飞若沙

蝶恋花  秋露 -  in [ 秋日, 塞纳丽人之遐想]

杜比菲的缤纷世界 - 从酒商到艺术大师

一生的清简,永远的灿烂  玛丽亚·H·维埃拉·达·席尔瓦

地中海之光 - 尼古拉.德.斯塔尔 ( Nicolas de Staël )


[塞纳丽人行- n°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