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法国经济学家阿尔杜 :“ 面对中国,特朗普式的美国人染上偏执狂了。”

Natixis投资银行的经济学家日前认为 :华盛顿征收的新关税反映了美国在重新平衡与北京关系的博弈中无能为力。本周,美中国贸易战又出现了新局势 :美国宣布从9月份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新的美国关税。 特朗普此举对中国来说真是雪上加霜,因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疲软,也正是该疲软现象导致了人民币的贬值,而不是白宫的主人特朗普似乎想要相信的缘由 :中国银行蓄意操纵。随着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将会有增无减。

刘学伟:“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国?

在整个贸易战其间,美国不停地指责中国盗窃美国技术,强迫技术转让。他们的实锤就是,在一些重要行业,(比如汽车行业。)中国强迫外资必须与中国资本合资,才能在中国开办企业,生产然后销售货品(比如汽车)。这就是要求外企必须转让技术,才能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资格。这种方式简称“以技术换市场”。西方人很不乐意,但是又万般觊觎中国的市场,最典型的如汽车行业,几乎所有的世界大厂家都接受了中国的这个条件,在中国开办了大量的合资企业,在数十年间,也由之赚取了海量的利润。当然同时,合资的中方企业也学到了很多的技术知识和管理经验。然后,以大家都明白的间接方式,慢慢地培养出了一批中国独资的汽车企业。现在,这些中国独资的汽车企业,已经进入到一个可以和合资企业分庭抗礼的战略新阶段。现在,中国已经允许了新能源汽车外商可以独资,传统汽车行业开放独资的期限也就在近期。

刘学伟:欧盟选举总观感:岁月难言静好,生计尚可延续

欧盟议会选举已经结束。“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今天似乎是:“没有大新闻,就是好新闻”。其实从这个看似平淡的结局中,还是可以看出大消息的。这次选举的第一个可置评之处是投票率大增。整个欧盟的平均数和法国类似,从41%增长到51%。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没有的新现象。它让欧盟议会的合法性大增,让人们对西式民主的前景又多了一分信心。欧盟国家大型选举投票率长期缓慢低落一直遭人诟病。因为如果投票率继续下降直至可悲的水平,这个制度也就很难正常玩下去了。相交各国的内部重要选举,这个一贯关注率更低的大型选举的投票率都可以普遍大增,说明欧洲人还是有了危机意识。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还有几分成算?

过去一周,中美贸易谈判出现了惊涛骇浪,本来大家都预测只剩最后一公里需要征服的长征突然之间就被特朗普的几篇推特击退了不知多少,或者说几百公里吧。 现在双方已经重新开始互相加征关税,就是说,去年12月初习近平和特朗普达成的暂停协议完全作废,贸易战进入了3.0版行程。 不过局面至少到今天还没有完全失控。因为美国从13号开始加征的关税以货船离岸之日算起,到达美国还在两三周之后。中国的反击也是订在6月1号,算过去也是有两三周的空挡。中国的官媒表态是“要谈大门敞开,要打随时奉陪”。美方也表态谈判马上还要继续进行。

公民论坛 播客旅法学者刘学伟谈中美贸易战谈判

经过多轮会谈的中美贸易谈判于4月4日结束了第九轮会谈。种种迹象显示:这场贸易谈判已非常接近达成协议。如何评判这场谈判?如何解读双方在谈判中做出的让步和姿态?对此,旅法学者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的摘录与批判

新西兰的恐袭案已经过去一些日子,评论还未消停。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74页宣言书(以下简称“宣言”)在网上传播。这样的宣言当然会极力传播他的恐袭有理的荒谬理念,广泛传播的确也会有负面影响。但专业或准专业人士可以阅读检视,分析批判应当还是没有疑义。兵家孙子早有言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挽救法国沉疴的第二计:税民院

现在接着阐述本人为法国国是大讨论献出的第二计。

为了论述完整,我先给我下面要讨论的公众贪欲下一个明确的定义:在西式普选民主制度下,公众通过选票表达出来的,对多多益善的社会福利的无厌追求。

古语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私自利,的确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普选制度,这种欲望,并不可能在左派的旗帜下集结起来,并不可能对一个国家的政治发展,产生无法抗拒的压迫力。

一直以来,左派的正统人士,或者由他们掌控的主流意识形态,都不相信西方国家的公民和政治精英会如此短视,认为民主制度一定可以及时地察觉并纠正这个错误。

当然自2008年世界金融海啸和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来的众多事态发展,已经让这个信念大大动摇。人们已经开始认真地讨论,如何还可能挽狂澜于既倒。

现在法国的黄马甲们,马克隆总统都提出,要展开大讨论,看如何能解决法国公民购买力长期不增长甚至日益萎缩的大问题。黄马甲们倒是没有提出要讨论如何解决法国入不敷出的问题。本人上一篇文章已经说了:“(黄马甲)们关注的真的几乎就仅限于各种索取。有没有黄马甲在要求做更多的贡献呢?”大概是没有吧?本人反正没有看见。“因为他们没有神经病。”

公益劳动法:能不能是挽救法国沉疴的一剂妙药?

马克隆总统发起的为期两月的法国国是大辩论已经接近尾声。如果有什么想法再不发言就来不及了。本人想出两个主意。今天先行奉献一个,名称叫做:公益劳动法。 笔者这个方案的最大特点就是它自带资源,不用或基本不用花钱。就像豆科植物,无需施肥,而且可以使土壤越种越肥沃。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公民论坛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新年寄语:双重的波澜壮阔+修昔底德陷阱

回顾2018的世界,觉得很是担当得起波澜壮阔四个字的形容。 今年的第一件国际大事,当属中美贸易战的全面爆发。在年初的时候,虽然贸易战的空气已经开始紧张,但是,除了也许特朗普心中有数,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和世人,应当都没有想到,仅仅几个月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会到如此剑拔弩张的地步。也没有想到,特朗普可以把这件事操弄到如此的大规模和全方位,如此的不择手段和毫不容情。还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如此,特朗普并没有全力以赴对付中国,他还同时开辟了很多条战线,向全世界为他的“美国第一”讨要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