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刘学伟: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两论民主与中国(之一)
(实践/史实//思考/逻辑)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多数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而且,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远比前三点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因此也并不适合拿来区分西式和非西式的民主。

上篇:简述(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的坎坷历程

民主这个概念当然是100%的舶来品,中国历史上完全没有这个概念。民主这个词其实倒是有的。它的意思与人主一样,就是人民的主人,而不是人民当家做主。

〖新书〗《丈量巴黎》问世!巴黎华人文化盛事

〖新书〗《丈量巴黎》共收录了14位“丈量巴黎”老师的18篇文章,是老师们在各自领域专研并凝聚了几十年的结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读来茅塞顿开、令人感佩。这不仅是我们丈量的延续,更是一种文化和智慧的火种。将来,我们也计划出版丈友们的文集,让大家智慧的火花凝成一种文化的火焰,照亮更多人追寻的道路。

【智子的星空】 巴黎,在凝固的音乐里流动

巴黎世代豪门的门徽 :女像柱,小天使,亚特兰特人,面具人!它们好像在凝固的音乐里流动 : 巴黎到处都是华美的建筑,漫步的你只要稍稍留意,抬起头来,就可发现经过的门户各有其特色,或看到千姿百态的女像柱,或看到背负重压的亚特兰特人,或看到面容怪诞的面具人,或看到天真烂漫的小天使。你会恍然感觉,自己不是走在街上,而是进入了一个天然的建筑博物馆,你在用一种特殊的语言去阅读建筑,倾听它的故事,感受在“迷失中”每一步的惊喜。

【智子的星空】赴约亚美尼亚:诺亚方舟停泊的地方

亚美尼亚 : 即使你没有去过,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更不知道她的首都是埃里温,亚-美-尼-亚(Armenia),当你听到这个美丽的名字,你的心里会不会有一阵温柔的异域之风飘过,思绪飞到一个充满着神秘色彩的古老国度。传说! 查尔·阿兹纳弗! 赴约! 亚拉腊山 (Ararat)! 百年悲歌 - 亚美尼亚种族灭绝屠杀! 埃里温 (YEREVAN)- 粉红之城! 音乐艺术之城! 水果的天堂! 美食! 生命之水 - 亚美尼亚白兰地! 旅游“圣地”! 亚美尼亚同事!

【智子的星空】5月8日,胜利抵达之日

【智子的星空】5月8日,胜利抵达之日。今天5月8日,是法国的节日,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西欧战场结束。前年在诺曼底的一个海难上,我参观了二战纪念馆,在那,我读到了一首诗,今天我把它翻译成中文,与大家分享。“留在海滩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死的人,另一种是即将要死的人。来啊!跟我冲!”

留学法国前辈精英历史回顾展 - 法国东方艺术博物馆

展览首次收集了41位留法学者的个人资料,讲述了这些前辈精英们的生命轨迹及事迹。无可置疑,这些留法学者是现当代中国科学、技术、医学和文化、艺术等各个领域的奠基人和开创者。 这个展览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以留法学者个人为主题所举办的二十世纪初令人瞩目的关于里昂中法大学留法前辈的一个独具特色的历史性展览。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的摘录与批判

新西兰的恐袭案已经过去一些日子,评论还未消停。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74页宣言书(以下简称“宣言”)在网上传播。这样的宣言当然会极力传播他的恐袭有理的荒谬理念,广泛传播的确也会有负面影响。但专业或准专业人士可以阅读检视,分析批判应当还是没有疑义。兵家孙子早有言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为什么不谈谈死亡?

每年这个季节,我都会翻出这篇旧文章,仔细再读一遍,看当年的想法有无改变?看今日又长一岁,对生死的观念是否又进一步。 巴黎的墓地很安静祥和,一点儿也不阴森凄凉,尤其在温暖的阳光下。有人给花浇水,有人坐在长椅上沉思或阅读, 也有人安静地抹眼泪。墓碑上的美丽雕塑静静地守护着那些寂静的灵魂。这些人有运气在巴黎这一风水宝地安歇, 倒也是一种欣慰。

三大卷《留法四十年》: 你我的梦想,你我的风采

留法四十年 : 3 卷构成丛书首辑“上、中、下” 6大部分 “综述篇、发展篇、求学篇、影集篇、社团篇、名册录” 200多位留法学人撰稿 156幅珍贵历史图片 13个在法学人社团组织 13889人的留法学生名录 977页、11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