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崔丽军】 五十五天—巴黎封城第八周

从今天开始,开始了“隔离”第八周。如果一切按政府预定计划,这将是巴黎“禁足”的最后一周。近50天过去了,突然发现,生活其实可以非常简单,那些奢侈消费,那些娱乐动作,那些社交行为,…,都是这个社会极其冗余的花哨动作。疫情抽象了这个世界,也简化了这个社会。

【智子的星空】 56日星星物语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春天,地球上一片寂静,从大街到小巷,从城市到乡村,从东方到西方,人类变安静了,杏仁树照常盛开,成千上万的鸟儿在歌唱,晴朗的天空属于它们,河里的水变清澈了,鱼儿欢畅,在它们的家园里,春机盎然,柳绿桃红。而禁足的人们离开喧闹,走进上帝安排的一场集体的恐惧中,在各自完美的孤独里。也许人类共同的危机感能成为团结人们的一个纽带。

【山琳-寅兮】四妈妈

我常常想起她。每当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时日时,我的心会禁不住地颤抖一下。所以我就把她放起来,搁置到离我很远的地方,那个我不轻易用心打开的记忆里。然而,她会过来,夹缠在我对往事的纷乱记忆里,轻轻地抚摸我一下,让我顿时因为她留给我的永恒的温暖而泪流满面。

〖思慧的色彩〗铃兰花,圣母玛丽亚的眼泪

五月一日劳动节也是法国的铃兰节。在这一天,大街小巷里处处有铃兰卖,人人有铃兰送。亲朋好友间都互赠铃兰,因为大家深信铃兰会让爱神眷顾、会让幸福与希望终年伴随在身边。是的,为你祝福,如果真的能为他人带来福爱,甚至能帮他人摆脱苦痛的困扰,那是我们每个人的莫大的渴望与欣慰。

〖余其德-QIDE YU〗马恩河畔看雨

天性乐水,来巴黎后便选择临马恩河而居。黄昏时分,一阵乌云过后,春风轻拂,绿色慢舞,春雨不紧不慢地飘落起来。相传庚子年猪尾鼠首相冲,多为动荡不安之年。今年为庚子年,不巧印证了这个传说。倘若平常雨天,我都会拿出家中收藏的心爱雨伞,换上防雨便鞋,沿马恩河幽静的河边小道漫步一二小时。好一幅九曲河道边,孤伞风雨间的画卷,又似步入"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的人间仙境。但此时只能宅家,依座窗前,沏壶新茶,看窗外河边春雨自由自在地飘落。

【思慧的色彩】复活的召唤

整整快一年了,那一天,巴黎圣母院的钟声嘎然至止了。还不知,哪一天才能重新听见。以前,在钟声不响的时候,大人就会告诉小孩子们,钟铃被送去罗马洗礼了,耐心等着吧。果真三天后,钟铃快乐地回来了,还有满满的巧克力彩蛋,唤醒了沉睡中的小孩儿。这是春分圆月后的第一个礼拜天,这是个象征着重生与希望的节日,是春天与复活的召唤。今天,置身于这一片与禁足同时降临的满园春色里,尽情地呼吸未封的气息,任凭梦乡引领我们漫游在神奇的大自然。

〖丽人疫期记录〗 与你咫尺相望 巴黎隔离第二周

虽然一再提醒自己,不要给女儿和儿子发有关疫情的信息。但感觉他们还是很轻敌。眼看法国的疫情人数感染近万,攀升的数字如燎原之火,越烧越烈。儿子一直认同政府关于口罩的说辞:没病的人,不用戴口罩。没想到与总统没有任何裙带关系的儿子,完全不同意我的观点,说总统在欺骗大家说口罩无用。他特别认同法国的防疫流派:保持距离和勤洗手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