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坟灯——追溯道义源头的光明 : 读野夫祭文《坟灯》

在散文《坟灯》里,野夫庄严地表述着亡灵的消失,他把死亡的阴影带到生命的光明之下,并在那里确立它的价值。在我的书评《帝力于我何有哉》里,提到《坟灯》的语句并不多,然而这篇散文却为我深爱。珍爱的东西,我们往往不轻易言说,对于《坟灯》我正是这样的心情。记得第一遍读完后,我从泪水中挣脱出来,在心里喃喃地呼唤:“婆婆,你也是我的外婆,你是深埋的至善,你是照亮初衷的灯塔,你是没有条件的慈悲,你是水,是血,是高山也是厚土。 ”

拿破仑·波拿巴,历史上仅次于耶稣的人

拿破仑•波拿巴 (1769年8月15日-1821年5月5日),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缔造者,他不仅是一名让整个欧洲为之震颤的天才军事家,更是一名杰出的政治家。是他,建立了第一个正规的法国政府,制定第一部民事法典,一套强大的地方行政机构制度,推行国家教育制度,公平考试、择优录取,人人平等。在他之前,有过凯撒和亚历山大,在他之后,再无一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 2021年5月5日是拿破仑去世200周年,法国左右两派就是否要纪念这位前法国皇帝展开了一场古老的辩论。拿破仑遗留下来的“政治文化”遗产至今仍然深深地吸引着政治阶层,以至于法兰西总统马克龙一直等到最后一刻才宣布将拿破仑他致敬。

〖曲悦〗艺术品欣赏之一眼望四季

记得上次迅速领略一年四季春夏秋冬还是在卢浮宫,大画廊,第712号展厅,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肖像画家朱塞佩 阿尔钦博托 Giuseppe Arcimboldo 的作品,四幅画放在一起,上面是冬天和秋天,下面是夏天和春天。在法国,很多孩子们都喜欢这几幅画,学校里的老师也常常用它们来引领小宝贝们走入艺术的殿堂。记得当年的女儿八岁,在课堂上看完这一年四季,迫不及待地要跟着我到卢浮宫欣赏原作。

拿破仑的情书,情皇煽情,有情中英译者窥心“大撕裂”

1796年3月9日,小拿和芬姐在巴黎2区政府领证。女比男大6岁,好没面子。书记官就在结婚证上给女减了4岁,给男加了18个月。两天后小拿就去部队报道了。拿破仑的情书写得多有感情!那是真爱!情皇煽情,中文译者窥心“大撕裂” !

230年翻身路云与月 :法国妇女解放、自由与男女平等!

时值三八妇女节之际,温故知新, 今天女性理所当然的权利在不久前还是女人们望尘莫及的梦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在《离骚》里留下的这句千古名言用在法国女性和社会各界寻求妇女解放、自由和男女平等的漫长之路恰到好处!要知道,本文是关于法国女性权益斗争史,而全世界女性权益的争取几乎都沾阴在法国的荣光下....

【渱之巴黎】难忘的“年味”永远的回忆

在我的记忆里那浓浓的“年味儿”停留在60年代中期,外婆外公乡下的温馨小院。三毛说:“岁月极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小时候印象最深,最喜欢的“中国年味”,篆刻在我脑海里,停留在60年代中期那个美好的时光。家乡的味道,童年的幸福感,随着年龄增长越发清晰,记忆犹新。昔日那种淳朴善良的民俗风情的“年味”再也没有了,只有记忆永远存在心里。“每逢佳节倍思亲”,家乡的年味承载着浓浓的亲情和思乡的感情。

【塞纳人文社】我们走过2020 , 同一世界,不同的感悟!

编者(塞纳人文社)按 :2020年发生了许多事,历史永远不会忘记。法国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出现一个著名历史学派 :年鉴学派 (L'ecole des annales)。该学派认为政治、军事和外交事件诚然是理所当然的史书内容,即整体主义的方法论,但是在空间内发生的纷繁复杂的社会事实同样应该记录在册。毋庸置疑,我们在2020年见证的社会现实将是坚不可磨灭的历史事实!

【陶嘉 】圣雅各朝圣之路第十五天(尾声:从 Bach到 Cahors)

圣雅各朝圣之路第十五天(尾声:从 Bach到 Cahors) : 这次15天的步行,见到了许许多多美丽的风景,享用了许许多多的美食,听说了许许多多动听的故事,但是最能打动我的心的最难以忘怀的是人:各种各样普普通通的人,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有血有肉的人,互助友爱的朝圣者,无私奉献的义工。。。还有在微信上和我沟通的老朋友和从未谋面的新朋友,他们纷纷加入跟上了我步行的脚步,把信任和爱心委托给了我,向我倾吐肺腑之言,给我鼓励,让我感动、感激和感谢,这也许是我这15天旅程最大的收获。

【陶嘉 】塔列朗,一个毕生都在出卖收买他的人的人

Charles Maurice Talleyrand de Périgord, 中文名:查尔-莫里斯-塔列朗,1754年 — 1838年,法国和世界历史上的杰出外交家。1789年起,大革命爆发,法国政坛风起云涌,可是无论是共和国还是督政府,无论是拿破仑称帝还是波旁王朝的死灰复燃多次复辟, 在将近50年的时间里,他在连续六届法国政府中,担任了外交部长、外交大臣,甚至总理大臣的职务。他圆滑机警,老谋深算,权变多诈,云谲波诡。有人称道他是热忱的"爱国者"。可更多的人把他视为危险的"阴谋家"和"叛徒",塔列朗一直以敏锐的嗅觉,左右逢源,处变不惊,是永远的不倒翁。

刘学伟: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两论民主与中国(之一)
(实践/史实//思考/逻辑)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多数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而且,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远比前三点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因此也并不适合拿来区分西式和非西式的民主。

上篇:简述(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的坎坷历程

民主这个概念当然是100%的舶来品,中国历史上完全没有这个概念。民主这个词其实倒是有的。它的意思与人主一样,就是人民的主人,而不是人民当家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