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坟灯——追溯道义源头的光明 : 读野夫祭文《坟灯》

在散文《坟灯》里,野夫庄严地表述着亡灵的消失,他把死亡的阴影带到生命的光明之下,并在那里确立它的价值。在我的书评《帝力于我何有哉》里,提到《坟灯》的语句并不多,然而这篇散文却为我深爱。珍爱的东西,我们往往不轻易言说,对于《坟灯》我正是这样的心情。记得第一遍读完后,我从泪水中挣脱出来,在心里喃喃地呼唤:“婆婆,你也是我的外婆,你是深埋的至善,你是照亮初衷的灯塔,你是没有条件的慈悲,你是水,是血,是高山也是厚土。 ”

〖曲悦〗艺术品欣赏之一眼望四季

记得上次迅速领略一年四季春夏秋冬还是在卢浮宫,大画廊,第712号展厅,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肖像画家朱塞佩 阿尔钦博托 Giuseppe Arcimboldo 的作品,四幅画放在一起,上面是冬天和秋天,下面是夏天和春天。在法国,很多孩子们都喜欢这几幅画,学校里的老师也常常用它们来引领小宝贝们走入艺术的殿堂。记得当年的女儿八岁,在课堂上看完这一年四季,迫不及待地要跟着我到卢浮宫欣赏原作。

《阿凡達》,一場屬於「白左」的春秋大夢

這表面上看挺好理解,《阿凡達》麼,當年就是部叫好又叫座的大片,我上大學那會兒,從不同渠道反覆看了這片子三遍,那會兒這片子確實風靡全球。 但最近,我接到不少朋友的反饋,都說他們懷著一顆「還《阿凡達》一張電影票」的心走進電影院,看完電影以後卻覺得味道怪怪的。 《阿凡達》還是那個《阿凡達》,影音效果也在3DMAX的演繹下更好了,但多年之後,成熟的我們再看這樣一部講述「人奸」故事的電影,卻感覺有種說不出的彆扭勁兒。 我覺得這是好事兒,因為我們不再願意被白左忽悠了。

拿破仑的情书,情皇煽情,有情中英译者窥心“大撕裂”

1796年3月9日,小拿和芬姐在巴黎2区政府领证。女比男大6岁,好没面子。书记官就在结婚证上给女减了4岁,给男加了18个月。两天后小拿就去部队报道了。拿破仑的情书写得多有感情!那是真爱!情皇煽情,中文译者窥心“大撕裂” !

【渱之巴黎】圣女(剩女)行动

维维是一个职场非常成功的女性,她身材高挑,齐耳短发,五官清秀,虽称不上大美女,小家碧玉绰绰有余。维维父母不断降低选择女婿标准,原来要求门当户对,男方高富帅的条件逐年降低,如同“过期货大拍卖”,低到只要人品好,重感情,有职业上进心的一般男士,包括接受离婚有孩子的。然而就找“一般男”也非容易,你喜欢他不爱,他喜欢你不愿意。好男人们都去哪儿了?

听得秋声忆故乡, ——读野夫《尘世挽歌》

作家野夫的作品在中国似乎已经不能出版和再版,那些被读者热爱、争相阅读的散文集成为某种“禁书”。但是我感觉到他依然是一个热门作家,一个被读者念念不忘的写作者。他的散文似乎从没有远离读者的视线;他的每一次新作都引起读者的追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野夫的中国当代文坛,会是怎样的文学空间。对我来说,那将是一个失去某种重量的文坛,失去了历史厚度的散文文坛。

【紫木的天地】 2020 云端碎语 (3)

引子:这是风云变幻惊涛骇浪的一年, 这是鸟语花香水平如镜的一年。这是被迫远离人群的一年,这是需要探索行程的一年。这是思潮汹涌百转千回的一年,这是菩提明镜清风拂尘的一年。这是矛盾的一年。当日子已经成为历史,当岁末的句号即将圈圆, 回首翻阅一路的点滴碎语,都是生命的馈赠。

【紫木的天地】 2020 云端碎语 (2)

引子:这是风云变幻惊涛骇浪的一年, 这是鸟语花香水平如镜的一年。这是被迫远离人群的一年,这是需要探索行程的一年。这是思潮汹涌百转千回的一年,这是菩提明镜清风拂尘的一年。这是矛盾的一年。当日子已经成为历史,当岁末的句号即将圈圆, 回首翻阅一路的点滴碎语,都是生命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