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刘学伟:对西式民主和非西式民主分野的一些思考

对西式民主和非西式民主分野的一些思考

这是本人近日关于民主的讨论的下篇。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任何多数的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比前三点都要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

一、西式民主的普适性

刘学伟: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两论民主与中国(之一)
(实践/史实//思考/逻辑)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多数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而且,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远比前三点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因此也并不适合拿来区分西式和非西式的民主。

上篇:简述(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的坎坷历程

民主这个概念当然是100%的舶来品,中国历史上完全没有这个概念。民主这个词其实倒是有的。它的意思与人主一样,就是人民的主人,而不是人民当家做主。

【巴黎燕的世界】 巴黎,谢谢你这样安慰了我

巴黎,谢谢你这样安慰了我 ! 在乔治五世站出了地铁,站在香榭丽舍大街,迎来送往的人,大部分操着外语(非法语),也都跟我没关系。可能有好几年没来吧。我摸索着,终于从凯旋门左边,过香榭丽舍大街,转到右边,踏进对我来说很陌生却相当有名的乔治五世林荫大道,在那儿步行的500多米,让我有点沮丧的心情,变得秋高气爽。即使从领事馆出来,事儿没办完,情绪也很不错。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相关链接

【本摘要公布缘起】本人有一部书稿名为《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秘》,完成于2015年,甚至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签署了出版合同。但是在出版社高层最后集体审查时,还是未能过关。给出的结论很简单:“暂不宜在本社出版”。责任编辑许琳博士告诉我的原因则更仔细。概略如下:“在中国出版学术图书,有别于做研究,也有别于在网络、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在我看来,出版学术图书必须同时满足五个维度上的要求,一是政治性,二是思想性,三是科学性,四是规范性,五是可读性。而学术研究和发表网络文章则不一定要五条全部具备。学术研究侧重思想性、科学性和规范性,网络文章更侧重思想性和可读性。出学术书难就在于五个条件都需要,出学术书容易在于只要五个条件都及格,而对五个方面的高水准并不深究。所以,可以在学术图书市场上看到思想性平平、科学性欠佳、无创新、四平八稳的图书。这些书的价值不高,但在现有的要求下是可以出版的。具体到您的书稿,从上述五个维度来审视,则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图谱,如果以1-5星来评价,1-2星算不及格、3星算及格、4-5星算良好,那么您的书稿的评分应该是政治性1分、思想性5分、科学性4分、规范性2分、可读性3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打分。

人工智能畅想曲

谷歌的AlphaGo与代表人类的韩国围棋冠军李世乭的五番围棋,把已经是相当热闹的人工智能问题,摆上了风口浪尖。随着人类对电脑/人工智能的已经极度严重,还在与日俱增的依赖的发展,人工智能的安全性日益提上了严肃的人类议程。

平等相对论发凡

平等是一个太大的题目,古往今来,先哲们的论述浩如烟海。本人不想做教科书,去重复或宣讲那些已经变成政治正确的经典论述。 本人下面要开始的对平等的论述都带有修正主义的色彩,都是对那些定论的补充甚至轻度的、或许可能达到妄议程度的修正设想。最后达到的结果,就是想把现在流行的本人觉得可能过于绝对或者可能已经走得过远的平等理论拉回来一些,如像我以前曾经提出一个加权民主的概念一样,本人现在想提出一个相对平等的概念。因此我把本文的题目称作《平等相对论》。

赵汀阳《惠此中国》肯定的精彩与可能的疑问

一段时间以来,不断看到网上各处在谈论我的好友,中国著名的哲学家赵汀阳先生今年几乎同时有两本专著行世。分别叫做《惠此中国》和《中国的当代性》(以下简称《中国》和《天下》),其中,《惠此中国》的核心论点“中国漩涡模式”最早发表于《江海学刊》而引起热烈讨论。公认的说法是,这两部著作都有很多的创意。也因此引起甚至超出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本人为此文,也是为了向大家推荐此书。您读后一定会觉得脑洞大开,获益匪浅。

刘学伟:《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 一书摘要之摘要

这部长达300页的书稿本人花了三年时间撰写,已经完成两年,甚至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签署了出版合同。但是在出版社高层最后集体审查时,还是未能过关。给出的结论很简单:“暂不宜在本社出版”。责任编辑许琳女士告诉我的原因则更仔细。概略如下:“在中国出版学术图书,有别于做研究,也有别于在网络、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