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千秋功罪,谁与评说!法国抗疫官员受控诉遭搜查之解读

2020年10月15日星期四,凌晨六点钟刚过,法国Olaesp组织的司法人员同时赶到法国若干重要抗疫官员的私人住宅,进行司法搜查,被搜查者是 :- 前总理爱德华·菲力普 (Edouard Philippe), - 现任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兰 ((Olivier Véran), - 前卫生部长阿涅丝·布赞 (Agnès Buzyn), - 前政府发言人西贝斯·恩蒂雅耶 (Sibeth Ndiaye), - 现任卫生部卫生总局局杰罗姆·萨罗门 (Jérôme Salomon), 而调查的结果和可能的审判结果,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结果,咱们试目以待吧!

美国总统特朗普健康状况:“经常有一种神秘感”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健康状况:“经常有一种神秘感”,关于美国总统的健康状况历史学家托马斯·斯纳加洛夫(ThomasSnégaroff)回忆说。自宣布以来,患有Covid-19的美国总统随行人员发送的矛盾信息播种了麻烦。

刘学伟:对西式民主和非西式民主分野的一些思考

对西式民主和非西式民主分野的一些思考

这是本人近日关于民主的讨论的下篇。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任何多数的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比前三点都要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

一、西式民主的普适性

刘学伟: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为何如此坎坷?

两论民主与中国(之一)
(实践/史实//思考/逻辑)

必须承认,现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到至少是基本成熟阶段的民主只有西式民主一个类型。其它类型的民主都还在发展途中,远未成熟,还没有足够规范的样本可以概括。但我们还是已经可以看到两类民主之间的一些区别。这个最明显的区别,就是,西式的民主基本上都拥有三个特征:普选、多党、轮替。下文把这种民主称之为西式民主。缺乏这三项特征至少之一的民主,则称之为非西式民主。

其实,西式民主还有许多其它更本质的特征,比如宪政、法治、分权制衡、服从多数但一系列基本人权(比如人身自由权和财产权)不受多数侵犯等。不过这些特征都比较难于界定,不方便拿来直观地区分两类民主。而且,这些特征的普适性和绝对价值远比前三点高得多,可以或应该甚至必须被非西式民主吸纳。因此也并不适合拿来区分西式和非西式的民主。

上篇:简述(西式)民主在中国传播的坎坷历程

民主这个概念当然是100%的舶来品,中国历史上完全没有这个概念。民主这个词其实倒是有的。它的意思与人主一样,就是人民的主人,而不是人民当家做主。

法国2020年市镇选举 :绿派与接地气亲民派割韮菜

2020年法国市镇选举陡然是史无前例 :因新冠状病毒肆虐法兰西,第一轮选举与第二轮相差3月有余,自然是史无前例。 法国绿党(EELV)春风得意,横扫一切劲敌,- 跃成为法国政坛的重要党派。 执政党 - 马克龙总统的前进共和党(LREM)攻城无果,空手而归。 传统党派 - 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和社会党(PS)亲民候选人气抱残守缺,火中取栗,保守半壁江山。极右派国民联盟(RN)巧取中型城市,士气大增。法国共产党(PCF)每况日下,失守历史根据地,梅朗雄的不屈服法兰西党(LFI)消声匿迹,不见经传。政治现实真残酷!

鼎国力抗疫:法国抗新冠病毒流行病的政策与操作解读

第一部分 :鼎国力,众志成城 :法国抗击新冠状病毒感染的国策 (3月13日内容更新), 第二部分 :法国政府抗疫操作手段一览(该部分已于3月9日发表): 法国政府建议的大众抗疫手段是什么?法国迎战大型流行病的三步掑是什么?白衣行动计划(Plan blanc)是什么?蓝色计划(Plan bleu)是什么?回应特殊卫生状况的卫生系统组织(ORSAN)方案是什么?特殊情形 - 总统和总理被感染,不能执政怎么办?暂时没有结尾的结论 :抗击流行病就是政治

雄文:中美冲突的实质与前景

中美双方的冲突,是针锋相对的两套价值体系的冲突,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方式的冲突。双方最根本的分歧,史帕丁准将已经指出了,就是中共认为国家应该由政府控制,而美国则认为国家应该由人民控制。 必须指出,中共这个基本信念,有着深厚久远的民意基础,符合中国的国情民俗。诚如那位在TED讲话的英国光头佬说的,西方实行的是个人主义价值观,认为政府是私人生活的入侵者,是一种必须百倍防范的“必要的恶”。而中国人历来把朝廷看作衣食父母,认定政府是子民唯一可以信赖的“不可或缺的善”。一个拥有无限权力的政府一定会赢得子民的衷心敬畏与竭诚拥戴,而一个权力有限的西式民主政府必然让百姓惶惶不安,六神无主,甚至引来普遍蔑视。在大多数国人心目中,相对于秩序,个人权利一钱不值。

〖时事〗蜡炬成灰泪始干!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将偃旗息鼓

明天是新的一天,下星期是崭新的一个星期。若无重大突发事件,法国反退休改革的大规模,普遍性的罢工将偃旗息鼓,交通运输将逐渐走上正规。但某些工会的意志坚定者,积极分子仍然会组织零星的罢工行为。但是往日的事态一去不复还了!暴风骤雨已过,阴转晴之天指日可待!!

韬光养晦 ,和谐务实!马克龙二度访问中国的另一种解读

韬光养晦 ,和谐务实!马克龙二度访问中国的另一种解读 : 法国总统马克龙于2019年11月4日至6日对中国进行了三天的国事访问。1. 中文媒体溢美之词,令法国媒体汗颜; 2. 放眼欧盟,势在必行,希望唯存; 3. 务实外交,步步为营,选民得益; 4. “多边主义”口号无法取代西方文化与政治中的普世价值; 5。踌躇满志,明年再会。

刘学伟:欧盟选举总观感:岁月难言静好,生计尚可延续

欧盟议会选举已经结束。“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今天似乎是:“没有大新闻,就是好新闻”。其实从这个看似平淡的结局中,还是可以看出大消息的。这次选举的第一个可置评之处是投票率大增。整个欧盟的平均数和法国类似,从41%增长到51%。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没有的新现象。它让欧盟议会的合法性大增,让人们对西式民主的前景又多了一分信心。欧盟国家大型选举投票率长期缓慢低落一直遭人诟病。因为如果投票率继续下降直至可悲的水平,这个制度也就很难正常玩下去了。相交各国的内部重要选举,这个一贯关注率更低的大型选举的投票率都可以普遍大增,说明欧洲人还是有了危机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