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20

〖余其德-QIDE YU〗马恩河畔看雨

天性乐水,来巴黎后便选择临马恩河而居。黄昏时分,一阵乌云过后,春风轻拂,绿色慢舞,春雨不紧不慢地飘落起来。相传庚子年猪尾鼠首相冲,多为动荡不安之年。今年为庚子年,不巧印证了这个传说。倘若平常雨天,我都会拿出家中收藏的心爱雨伞,换上防雨便鞋,沿马恩河幽静的河边小道漫步一二小时。好一幅九曲河道边,孤伞风雨间的画卷,又似步入"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的人间仙境。但此时只能宅家,依座窗前,沏壶新茶,看窗外河边春雨自由自在地飘落。

法国抗疫当前,Covid-19统计,民调等等123解读

抗疫期间,知晓和掌握数据似乎胜于一切,而得到最新数据似乎成了王道。首先,法国人对统计数据自有想其特殊想法与偏见,一方面,统计数据与奶酪乳制品一样,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年轮才有意思和味道,另一方面,统计宛若超短裙:吸眼球,藏核心,晒皮毛 。其次,法国历史对捎带政治色彩的统计数均特怀疑态度,当然这与民主制度下言论自由和舆论自是一脉相承的。面对疫情,法国居民的焦虑加剧 〖周日报民意测验结果〗

〖法媒世界报〗:吸烟者感染Covid-19的比例很低

皮蒂埃-萨尔佩特里埃(AP-HP)的一个研究小组的研究表明,吸烟者受Covid-19感染病人的比率约为5%。一项临床试验即将开始。其他研究正朝着同一方向发展。在法国,根据巴黎医疗 - 公共救援医疗集团(AP-HP)的数据,自疫情开始以来,4月初入住医院的大约11000名Covid患者中,自疫情开始以来,只有8.5%的患者是吸烟者,而全国的每日吸烟率为25.4%。

供养国民和扶持企业,法国欧盟美国放巨款抗疫,IMF预测世界经济“大萧条”

写在文首之言, 第一章 法国不惜任何经济成本,鼎力抗疫,总放款1100亿欧元供养国民扶助企业, 第二章 欧盟组织首次快刀斩乱麻,爽快解囊5400亿欧元抗疫赈灾, 第三章 在美国,特朗普挥笔签下2万亿美元的历史性救助计划协议, 第四章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全球将出现历史性衰退,2020年增长收缩3%, 没有结尾的结论 : 血的教训与未来的陷阱。

Ehpad 【失能老人休养院】是什么?Covid-19肆虐袭击长者令各界担忧

Covid-19蔓延法兰西的六角菱形生存的芸芸众生。而生活在失能老人休养院的老弱病残者属于极易被新冠状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物,在法国7400多家Ehpad里寄住着728 000老人,他们的平均年龄是85岁5个月,绝大多数寄住者生活不能自理,基础病和并发症接二连三,一旦感染成重症,凶多吉少,他们的命运令人万分担心,如何保护他们成为法国各界格外关注的问题。

【思慧的色彩】复活的召唤

整整快一年了,那一天,巴黎圣母院的钟声嘎然至止了。还不知,哪一天才能重新听见。以前,在钟声不响的时候,大人就会告诉小孩子们,钟铃被送去罗马洗礼了,耐心等着吧。果真三天后,钟铃快乐地回来了,还有满满的巧克力彩蛋,唤醒了沉睡中的小孩儿。这是春分圆月后的第一个礼拜天,这是个象征着重生与希望的节日,是春天与复活的召唤。今天,置身于这一片与禁足同时降临的满园春色里,尽情地呼吸未封的气息,任凭梦乡引领我们漫游在神奇的大自然。

“一床难求”没发生,传染指数R<1,解封禁足之路如履薄冰 - 法国疫情现状解读

( 温馨提示 :民主制下,吐槽政府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督促政府做得更好之求合情合理!)。 4月7日,法国卫生部长Olivier VERAN宣布,法国COVID-19流行病状数据汇总显示 :专业和业余的传染病专家皆晓的著名传染指数R>1。换句说,新冠状病毒在法兰西领土上传染的势头被遏制住了。三个星期的禁足宅居显然展现出了成果。首先,法国疫情趋于稳定,最可怕的灾难性情况没有出现,即“一床难求”现象没有出现。其次,新冠状病毒感染致死人数过万,令人惊愕,痛心!最后,禁足之后的明天何去何从?解封禁足之路如履薄冰。

羟氯奎宁治疗COVID-19,法国谨慎犹豫之措解读

在法国,首批Covid-19患者进住医院之后,马赛的一位医学院教授迪迪埃·劳尔特(Didier Raoult)率先使用羟氯奎宁治疗新冠状肺炎,并将试验治疗26名患者的满意结果公布于世。公共與论可以总结分为两大阵营 :第一种态度,坚决支持劳尔特教授,羟氯奎宁治疗新冠状肺炎应该被提倡和推广;第二种态度,在没有实现大规模的临床随机测试之前,保持谨慎态度为上策,谨慎使用是良策。末了,医学界和媒体把锅抛给公共卫生官方拿主意,做决定。卫生部长签发的谨慎使用的政令。此事看起来似乎有点令大众费解,居不知历史的阴影总在决策者的智慧之光里若隐若现,宛若挥之不出的幽灵!

〖丽人疫期记录〗 与你咫尺相望 巴黎隔离第二周

虽然一再提醒自己,不要给女儿和儿子发有关疫情的信息。但感觉他们还是很轻敌。眼看法国的疫情人数感染近万,攀升的数字如燎原之火,越烧越烈。儿子一直认同政府关于口罩的说辞:没病的人,不用戴口罩。没想到与总统没有任何裙带关系的儿子,完全不同意我的观点,说总统在欺骗大家说口罩无用。他特别认同法国的防疫流派:保持距离和勤洗手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