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21

新书《法国闪亮智慧 : 名人名言800句(中法文对照)》出版发行,从此在中文世界闪耀!

新书《法国闪亮智慧》(Florilège de sagesses françaises : Collection de 800 citations) 一书由旅法学者朱元发博士编译,法国巴黎太平洋通出版社出版发行。

Mes professeurs français 我的法语老师 !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听到消息后,我突击复习了一下文革期间学过的碎片式知识。幸好文革中,高瞻远瞩的妈妈一直鼓励我自学英语,这次可以在英语考试上拿好分。自知总分很难上理科大学,便报考了外国语学院,正好实现小时候想当外交官,飞向世界的梦想。尊重大人们的提示,填了神秘的法语专业。承命运女神的青睐,矮子里面充高人,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我考上了四川外国语学院,78年如愿以偿进入法德系法语专业。

梅朵:献给母亲的诗

故乡大雪 : 故乡的土啊 / 你是否从稻谷金黄的梦中醒来 / 披上雪花的薄被 / 让疲惫的植物在白色的穹顶里 / 低诉寒冬的威力 /你是否在晨昏升起炊烟 /让她的头发在风中松散 / 她逐渐衰老的身体是一根落日的拐杖 / 在大地上慢慢移动 / 最后一缕光辉和钥匙一起 / 钻开小屋 / 在幽暗的房间点燃一团 / 心头的火光

梅朵荐诗 | 有谁读过我的诗歌/陈年喜

诗歌的尊严与落寞——评陈年喜《有谁读过我的诗歌》: 读完这首诗,我想起了诗人布罗茨基的那句话:“诗人是语言赖以生存的工具。”这首美好忧伤得让人心痛的诗歌,似乎来自天意,借着诗人陈年喜的手,降落到人间。我几乎相信它一直在语言天空的某个角落呆着,静静地等着一个识别它的人把它领回人世。饱含着黄昏一样晦暗、雪地一样洁白的诗意,这首短诗在我的眼前闪烁着浓烈孤寂的光彩。

坟灯——追溯道义源头的光明 : 读野夫祭文《坟灯》

在散文《坟灯》里,野夫庄严地表述着亡灵的消失,他把死亡的阴影带到生命的光明之下,并在那里确立它的价值。在我的书评《帝力于我何有哉》里,提到《坟灯》的语句并不多,然而这篇散文却为我深爱。珍爱的东西,我们往往不轻易言说,对于《坟灯》我正是这样的心情。记得第一遍读完后,我从泪水中挣脱出来,在心里喃喃地呼唤:“婆婆,你也是我的外婆,你是深埋的至善,你是照亮初衷的灯塔,你是没有条件的慈悲,你是水,是血,是高山也是厚土。 ”

拿破仑·波拿巴,历史上仅次于耶稣的人

拿破仑•波拿巴 (1769年8月15日-1821年5月5日),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缔造者,他不仅是一名让整个欧洲为之震颤的天才军事家,更是一名杰出的政治家。是他,建立了第一个正规的法国政府,制定第一部民事法典,一套强大的地方行政机构制度,推行国家教育制度,公平考试、择优录取,人人平等。在他之前,有过凯撒和亚历山大,在他之后,再无一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 2021年5月5日是拿破仑去世200周年,法国左右两派就是否要纪念这位前法国皇帝展开了一场古老的辩论。拿破仑遗留下来的“政治文化”遗产至今仍然深深地吸引着政治阶层,以至于法兰西总统马克龙一直等到最后一刻才宣布将拿破仑他致敬。

猫先生萌翻了巴黎

在新冠依旧肆虐的法国首都,今年3月26日,二十尊2.7米的猫铜像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下段闪亮登场,展览到6月9日。它们的主人是比利时漫画家菲利普·戈律克(Philippe Geluck, 1954年5月7日出生),就是下面这个跟自己雕像合影的大顽童。此展览的全部款项都由他自己筹集,没有花巴黎政府一分钱。没有围栏,更没有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