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左右政客能言善辩!谩辞哗说,脸不变色心不跳

Jean-Luc Melenchon

文/【法】朱元发


左翼的梅朗雄厉害了 :他的古巴朋友发明了防治肺癌的疫苗

9月27日,法国造反派(France insoumise)的传奇领袖,国民议会议员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在金壁辉煌,庄重无比的半圆形国民议会的常务会上,一如既往,礼不让人,慷慨激昂,不可一世 :若想寻求防治肺癌的疫苗,去古巴好了,那边早有了。据我所知,古巴人是愿意与我们法国做生意的,只是不愿意将其配方卖给赛诺菲制药公司(Sanofi)罢了。

惊人消息对法国人民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福音啊!打一针,一辈不会得肺癌!多么伟大的发明,真了不起。更令人气愤的是靠纳税人长年供养着的国家情报人员和卫生部的大批专家却对此居然一无所知,岂非一群饭桶也!

惜,梅朗雄添油加醋过的天方夜谭是条名副其实的假消息(Fake news)。事实上,梅朗雄所谓的灵丹妙药不是什么疫苗,而是一般的,没有预防作用的治疗药物。该药通过抑制一部分细胞来铲除大多数肺癌的扩散。古巴发明的疗法还在美国进行临床试验。

牛不打草稿的谎言被戳穿后,梅朗雄被迫出面解释,来个自圆其说。9月30日在法国电视三台(France 3)接受采访时,一开始还是钉嘴铁舌,狡辩道:
-汉做事好汉当,我是说过此事。但是我没有什么可后悔遗憾的,绝没有一丝的遗憾!诸如此类的推辞等等!

者穷追不舍,识时务者为英雄。梅朗雄只能吞下被打掉的牙,低头认罪 :
- 果事实上没有防治肺癌的疫苗,那是真可惜!现在,我也知道了事实真相,我吹牛太快了,我收回我的胡说八道。

来西方的媒休乃是戳穿西方政治家谎言的有效的疫苗!说不定有朝一日,人类会发明预防恶意(mauvaise foi)的疫苗呢!



Valerie Pecresse

右翼的瓦莱丽·佩克雷斯知颜超群,语出惊人 :重罚出良民

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女士是法国少有的知颜超群的女政治家,共和党(LR)的明星人物。我们可以不认可她的政治理念和意识形态取向,但是她身着职业套装,踏草地翻雪山,劈荆斩刺,成功当选法兰西岛大区议会主席,足见其魅力和政治韧性非同一般。

9月30日,佩克雷斯女士在RTL (卢森堡广播电视台)的明星节目《大法官,Grand Jury)侃侃而谈,对答如流,蓦然间,茅塞顿开,一个伟大独特的思想产生了 :
- 应该在犯罪率最高的区城,对犯罪者进行双倍惩罚。当然,此举是违反宪法的。不过,这样的贫民区治理法(loi des ghettos)在丹麦已有推出,而且行之有效。

经据典,头头是道,似乎言之有理啊!但她似乎忘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把理讲透 :

一,出身不由己,在贫困区生活己经是艰难无比了,犯了法还得受到双倍的惩罚。而出生于好区,生活在好区者则似乎可以高忱无忧,享有共和国的正常待遇,正所谓的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啊!

二,佩克雷斯忘了说明:丹麦的犯罪率比法国低很多,60%的丹麦罪犯在开放式监狱(劳教中心)服刑,丹麦共有13所监狱,其中8所监狱是开放式的劳教中心,丹麦的犯人每周工作或学习达三十七小时之多。而在法国只在科西嘉岛有一所开放式的监狱,其它监狱的绝大部分犯人在24小时中有22小时被关闭牢房里。

克雷斯真聪明,反其道而行之。去其精华,取其糟粕,多么经济实惠的,蛊惑人心的政治纲领。

(根据2018年10月3日的《canard enchainé》的资讯编译)


Elysee en mai

同一作者的其它文章

- 法国新选国民议会议长 :拜宜霍(Bayrou)孤注一掷,民主运动党(Modem)自取其辱

- 从难民之子到法国歌坛泰斗的路有多远?缅怀查理·阿兹纳弗(Charles Aznavour)

阿Q式少见多怪并不可笑,可笑的是不欲多见 ( -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阿Q:中国国家话剧院话剧《人生天地间》法国巡演)

- 歌星介绍(朱元发): 法国歌坛传奇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歌声情怀诉恳凄婉,性感迷人,浪漫至极  --  法国歌坛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 爱无所求 (L’amour, c’est pour rien )

《五月爱丽舍宫》的读者,听众和支持者,je vous aime (我真爱你们)!

三大卷《留法四十年》: 你我的梦想,你我的风采

- Une femme amoureuse : 《卿心为君倾» (【塞纳丽人行俏译名歌】: Une femme amoureuse)

- 只为与你相见 - 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千年雅丽古村行

-【爱恨交加谈欧盟】: (欧盟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总则(RGPD): 欧盟的装甲车开动了

- 法国公立与私立中学的优劣排名,社会分层初见端倪

-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 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 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_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