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新选国民议会议长 :拜宜霍(Bayrou)孤注一掷,民主运动党(Modem)自取其辱

Francois Bayrou

文/【法】朱元发


奏曲 :2018年9月4日,时任国民议会议议长弗朗索至·德·鲁吉(François de Rugy)辞职不干了,欲入内阁做部长,新的议长选举在即,而总统的前进共和党(LRM, 308名议员)早已内定了候选人和议长……


2018年9月中旬,议会多数派的联姻 - 民主运动党(Modem, 46名议员)里怨声载道,而其领袖人物,同时也是保罗市(Pau)市长弗朗索瓦·拜宜霍为此气急财坏,怒不可遏,好几天不接总统的电话,似乎早己胸有存竹,准备大打出手,不过先得虚幌一抢,虚张声势 :两步棋,三大拳……

9月11日,在上塞纳省当选的民主运动党的议员让-路易·布尔朗日(Jean-Louis Bourlanges)在推特上打响第一枪 :(总统的)前进共和党(LRM)独自推出议会多数派的议长候选人,此举明确表明 :民主运动党既非是议会里以前进共和党为首的多数派的盟友,亦非是前进共和党第二类合作伙伴,压根儿就没有被前进共和党当作合作伙伴。

9月12日,民主运动党的信徒,民主运动党内屈指可数的学者之一,经济学家让·贝雷勒瓦德(Jean Peyrelevade)在《回声》报上撰文,明枪暗斗,指桑骂槐 :

- 加公共开支,缩减财政赤字和减少税收,三者不可能齐头并进,而且,在未来的四年里,法国经济将会继续如穷鸟触笼,似困兽犹斗,痛苦地挣扎……

会多数派内部的貌合神离的格局宛若小葱拌豆腐  : 一清二白。烂摊子该收拾下了,于是乎,前进共和党的大腕,总统的心腹克里斯托夫·卡斯达勒(Christophe Castaner)身负重任,诚请诸雄息怒,并以自我批评开路,对民主运动党隔山喊话:

- “确,我们(前进共和党)的态度不够开放。”

斯达勒建议双方精诚合作,共同撰写法律修改案,如此把拜宜霍的追随者哄到天上了。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因为他故意将前进共和党的党章规定抛到九屑云外 :该党党规禁止与其它党派共同撰写法律修改案。

独有偶。2019年5月份,欧盟将举行大选,法国总统马克龙高瞻远瞩,与比利时的中间派, 前总理盖伊·伏恩达(Guy Verhofstadt )结盟联手,欲掌欧盟的实际决策权力,但是马克龙却对拜宜霍只字不提, 也没打个招呼,给点面子。伟大的,不可一世的拜宜霍只是通过报刊消息才知晓如此大事。

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宜霍怒发冲冠,9月14日在《费加罗报》奋笔疾书道 :法国人现在根本无法知晓,改革何去何从?

9月16日,在法国电视一台(TF1)的晚间八点黄金新闻接受采访时,拜宜霍义正辞严,振振有词,毫不含糊地遣责总统及其部长们对参议院进行的议会调查,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罢了。

想而知,民主运动党于9月21至23日举行的暑期政治大学动员会里,党员们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之余,亦痛心疾首,扼腕长叹,(46双)胳膊终究拧不过(308条)大腿啊!

谜底后话  : 前进共和党(LRM)内定的候选人里查尔·费朗(Richard FERRAND, 1962 年 7 月 1 日生)稳坐钓鱼台,不费吹灰之力当选国民议会议长。

(根据2018年9月19日的《canard enchainé》的资讯编译)


同一作者的其它文章

- 从难民之子到法国歌坛泰斗的路有多远?缅怀查理·阿兹纳弗(Charles Aznavour)

阿Q式少见多怪并不可笑,可笑的是不欲多见 ( -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阿Q:中国国家话剧院话剧《人生天地间》法国巡演)

- 歌星介绍(朱元发): 法国歌坛传奇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歌声情怀诉恳凄婉,性感迷人,浪漫至极  --  法国歌坛大师恩里科·马西亚斯 : 爱无所求 (L’amour, c’est pour rien )

《五月爱丽舍宫》的读者,听众和支持者,je vous aime (我真爱你们)!

三大卷《留法四十年》: 你我的梦想,你我的风采

- Une femme amoureuse : 《卿心为君倾» (【塞纳丽人行俏译名歌】: Une femme amoureuse)

- 只为与你相见 - 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千年雅丽古村行

-【爱恨交加谈欧盟】: (欧盟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总则(RGPD): 欧盟的装甲车开动了

- 法国公立与私立中学的优劣排名,社会分层初见端倪

-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 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 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_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


 

Elysee en m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