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与你相见 - 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千年雅丽古村行

Vu panoramique Roche Guyon

 

作者  朱芜

2018年戊戌旺狗之年,法国的春光犹如深居待嫁的大家闺秀一样,羞涩万分,珊珊来迟。节气已至四月下旬,花草树木方见返青。迟到的春光蕴藏着生机和活力,酝酿出极致的妩媚,看到人间四月芳菲天,等待者心花怒放,感叹,美,值得等待!

离开喧嚣嘈杂的巴黎,驱车行进在乡间小路,一路谈笑风生,沿途饱览蓝天白云春色,一行缓缓走近千年雅丽古村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出外郊游,美在眼里,喜在心里,皆因身边有你等!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古雍石畔一片云

定居法国,在法兰西这块青山绿水, 怡人怡情怡君怡卿的六边形土地上随意走走看看,不必只对大众景点专一留情,巴黎周边的娇小玲珑的历史小镇,亦是看点。游山玩水,重在驾轻就熟的闲情逸致,青蜓点水,边走边看,下车拍照,上车微信,分享朋友圈。仿佛自己是欣赏景物的先行者,除了让自己涨点个人知识,让朋友圈远程免费观看,亦是义不容辞。

潇潇洒洒慢慢悠悠,徜徉于古迹之地,可谓文化深度游: 踏寻古迹,邂逅前世今生,回味历史,偶尔诗兴袭来,还可篡改文人墨客的佳句,来几句打油诗,貌似满腹思古幽情等,乐哉悠哉也!

百闻不如一见,每到一处,先去当地旅游信息中心(Office de Tourisme)搜索佳地,宝藏和美景,其次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开车打圈和穿过市中心,一会即一目了然,美景佳地尽收眼底,即可开始一场情趣盎然的浪漫之旅!

登上号称法国最雅丽的村庄之一的古雍石畔古村山顶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山不高,然而迎面而来的两座山峰,慷慨耸立,丽枝丛丛,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格外妖娆!

法国文豪的经典游记也慕然响彻耳边 : 诗人作家拉马丁独钟其甜静曰: 世上的一切喧嚣在古雍石畔皆销声匿迹了。

雨果惊叹道 : 蜿蜒曲折的塞纳河道在此如此美不胜收!若隐若现的丘陵如此引人入胜!

- 胖朱朱,下山时徐徐而行吧!我刚才好像看到地标牌,拍两张地标相片,作个终身的留念吧,伴君到此一游,三生有幸啊!哈哈!

- 好了,你看,我有“喜”了,华为手机拍的照片很捧!

- 说好听不怕交税啊,还咬文嚼字,不过幽默有余,吓我一跳,差点来个急刹车,幸好后面没有车来。 »

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
最雅丽的村庄之一

 

古雍石畔(La Roche-Guyon)就是建于陡峭的石畔(la roche)上的名为古雍(Guyon)的千年古村。这是法国凤毛麟角的最雅丽的村庄之一,古雍石畔城堡依山傍水,也是法国法兰西岛大区唯一入选最美雅丽的风水宝地, 离巴黎的地理地标巴黎圣母院67公里, 一天来回的浪漫你我之行无疑是追踪古迹,饱食美景,赏心悦目的难忘良辰。

至于法国最雅丽乡村冠名之说始1982年,当时,若干好事者创立法国最雅丽乡村协会,遍访高卢后裔落卢的村庄,甄选出27个法国最雅丽的村庄。有的乡村鲜花拥抱,山青水秀,风景如画,而有的乡村扑素平凡得可爱,但其文化遗产,古迹残恒让人留连往返,烩言人口的家史人史风流史令人回味无穷!

男女老少共447个灵魂的古雍石畔古村,盘据一方的拉罗什富科( La Rochefoucauld)世袭家族和古雍石畔城堡(Le château de La Roche-Guyon)就属于第二类。

 

古雍石畔古堡的前世今生一瞥

1821 -1835 : 维克多 雨果作为古堡邀请的客人曾在古镇居住。

1943 : 古镇被列为文化历史遗产保护之地。

1944 : 城堡被德国军队占领,作为德军隆美尔元帅的大本营,大厅曾是隆美尔元帅的工作室,当时楼上继续住着拉罗什富科一家。

1946 - 1959 : 修复城堡。

1987 : 古雍公爵夫人继承城堡,大量城堡家当被变卖;2001年瓦尔图瓦兹省买回四幅以斯帖挂毯。

1994 : 重新对外开放,城堡被瓦尔图瓦兹省(Val d’Oise)租用,房产权仍属于拉罗什富科家族。


金碧辉煌,文章烟灼,长槛曲栏随处有,春风秋月总关情

鸡叫三遍启程,赶早参观。歪打正着古雍石畔城堡空无一人VIP的高挡参观待遇不约而至自由浪漫天助我也拾级而上大厅富丽堂煌昔日盛宴过去贵族风范虚伪无边的上流交际喧嚣貌似善男信女的打情骂俏佳话似乎己被岁月的无情抽打得荡然无存。

le Grand Salon

***

四幅以斯帖挂毯

客厅里的四面和屋顶嵌上巨幅艺术品只有一个象征 : 富有,高雅和雄厚的文化底蕴。

***

古色古香的中国家俱齐全

古色古香的中国家俱齐全,大小合适,和谐悦人。看来拉罗什富科贵族世家思维开放,敢于接受异族文化。当然我也可肯定中国文化渗透力非凡。

***

精致的楼梯回廊

精致的楼梯回廊

***

图书镜馆

文章烟灼,书海浩瀚。拉罗什富科世袭家族典藏书籍丰富。万班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中自有言如玉,这些中国古训可算是西方贵族文化里的信仰之一吧!但是如今图书馆的书全是伪装的

***

通往城堡主塔的石阶A
通往城堡主塔的石阶B

通往城堡主塔的石阶虽洁白,但特险峻。即使是如胶似漆,也勿牵手上

***

淡水蓄水池道

水蓄水池道的入口令人好奇。蓄水池建立1721年,通过3500米长的水道从邻村引水

***

18世纪的天文台和观察仪器

18世纪的天文台和观察

***

洁白鸽舍

洁白鸽舍!善意的细心!鸽舍的大小与地理位置号称与城堡主人的财力和地位息息相关

***

踏遍青山人未老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 这边独好!

***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Entree du chateau
村上的Saint-Samson 教堂

村上的Saint-Samson 教堂

***

古城堡参观了,感性认识有了,腿脚酸了,心猿意马了,密约沉沉,离情杳杳。雅丽古村里的咖啡酒吧简单朴素,人气温馨,地气浓浓 : 半升啤酒,一瓶果汁,各司其职,翻阅游客指南,流览网站,盘点宝地主人的家史轶事,打开手机便签,随便写点有趣有意的字与句,其乐无穷啊!

史称,公元前980左右,己有筑城之迹。公元前1019年,拉罗什富科( La Rochefoucauld)占石畔为营,世世代代苦心精心造营,家族根据地世代相承,经久不衰。

1519年,拉罗什富科家族政治与经济地位鼎盛如日中天,财大气粗,大兴土木,豪建城堡的东面和南面。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歹之祸福。18世纪,拉罗什富科城堡惨遭大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城堡的西面得重新修建, 焕然一

谈到拉罗什富科世家整修家业,不得不提我们炎黄子孙的励害之处。拉罗什世家在法国的夏朗德省(La Charente)拥有一座以家族盛名冠名的城堡 - 拉罗什富科城堡(Le château de La Rochefoucauld)。拉罗什富科城堡主塔部分塌沉,改建势在必行。拉罗什富科家族找世界鼎级建筑设计师贝聿铭设计改建。1999年贝先生的提出改建设计己获法国历史古迹高级委员会批准,只等五百万欧元的赞助资金到位,开工改建

罗什富科贵族世家的千年家史就是一部扑素迷离,血泪成河,轶事叠出的豪门史: 生存拼博不择手段,野心膨胀乱打杀,明争暗斗玩阴谋,口是心非闹判变,心变情变难回头,貌似忠诚非忠诚,豪门脸面难回首。

Personnage de la famille A
Personnage de la famille B

 

但是,拉罗什富科贵族亦有若干可爱之处

抱残守缺,死守家业。贵族文化里的根深柢固的理智理念至高至上,利益高于情感,能屈能伸,家业与日月共存。

拉罗什富科贵族世家几乎世世显赫,家世产业经营有方,财源滚滚。政教分离前后,左古缝源,权高位尊,家族成员辉煌生涯之史罄竹难书。笔者在此且书拉罗什富科贵族的文化耕耘者之英名。

弗朗索瓦六世(1613 - 1680)于1665年发表名著《箴言集》,一举成为当时最著名的作家之一。其爱情的箴言经久不衰:“真爱犹如鬼魅,众口相传,然尝目击者,鲜矣。”

François VI

弗朗索瓦·亚历山大·弗雷德里克,拉罗什富科-烈良固公爵(1747-1827),任制完议会第三议长,巴黎储蓄银行第一任行长,艺术与职业学校创始人。

路易-亚力山大(1743 - 1792),法兰西科学院院士,皇家医学会会长,皇家科学院院长。

伊德美-弗里姆·德·菲尔(Edmée Frisch de Fels,1895-1991), 法国女文学家。

让-多米尼克 (1931-2011), 法国编剧和导演。

索非 (1965-), 法国女演员

索非

***

克莱妳 (1972-), 法国女导演

克莱妳

 

外人仰望的辉煌和荣耀留给历史了,世世代代的辛酸泪皆让无情的岁月时光一挥而过。好在宏伟的建筑,历史的痕迹,文化的宿影,人文的情怀与日月共存。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别了,城堡!别了,绚丽古村!别了!一晌贪欢!待来年 :

- 我的世界是金色的

- 我的生活是紫色的

- 我的眼情是蓝色的

- 我那嫉妒的心是洁白的

- 我那孤独的夜则是透明的

Au revoi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