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赵汀阳《天下》对话法国读者,两场见面会完整视频

中国学者赵汀阳在其《天下》一书法文版出版之际到访巴黎,与法国的学术界和读者见面交流。欧洲三人网录制了其中两场交流会的全程现场,与法国和中国朋友分享。 天下,这个词和华夏文化一样古老,中国人对它已熟悉到忽视其存在的地步。在全球化不断推进的今天,各国家、民族、文明、经济体之间产生了许多新矛盾。赵汀阳把起源于3000年前周朝的天下体系理论推到当今的思想舞台,在与世界各流派理论和实践的相互较量和碰撞下,天下理论折射出诱人的绚丽光彩,给今后世界建设的思考提供了丰富的内容,扩大了无限想象空间。 这两场交流活动每场席无虚座,与会者包括年长的学者和年轻的本科生,还有智库、企业和文化机构研究人员等。从公众的发言中,我们可以看到法国公众对“天下”理念的热情和好奇心,提问所涉及的范围也十分广泛,如在天下体系中,是否有天子和天命?一位年轻学生提出关于如何调和各国优先利益,这个问题似乎把赵汀阳的理论拉拽到不可回避的现实边缘。还有人提问如何设立管理天下系统运行的机构,赵汀阳却给出完全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答复……可能是机器人。

法国人的情爱 : 清心寡欲守贞牌?浪漫开放随便来?

引言 : 情爱论战三部曲 : 超级出格诱惑泛滥成灾,反性骚扰运动风起云涌,矫枉过正重挺诱惑的媚力。 1)女权主义者心理变态吗? 2)大男子主义式的情爱反社会吗? 3)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五种情爱似永恒。 后语 :法国人的情爱有纠结吗?

刘学伟: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这个正作用的存在,太过彰明较著,人类少有争议,也不是本文的主题。但是科技的发展,也给人类带来很多的困扰。本次讨论的话题是极富争议的一个新的困扰,那就是:现代信息科技发展的当下最抢眼的部分,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给人类社会提出哪些新的难题,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对西方中产阶级就职的冲击。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 (之二)

在前言中,笔者已经说明,本书以新的三个世界的划分为基本的架构。论述则以(经济)发展和(政治)西式民主为两个主要的议题。这些概念,前言中已有明确概述。但在本书中将要大量使用的,还有两个重要的概念,就是文明和国民综合素质,前言中未有详述。本章的核心内容,就是对这两个概念加以明确的描述。

东方世界当代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前言)

【公布缘起】这部书稿已经完成三年,甚至已经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签署了出版合同。但是在出版社高层最后集体审查时,还是未能过关。给出的结论很简单:“暂不宜在本社出版”。责任编辑许琳女士告诉我的原因则更仔细。概略如下:“在中国出版学术图书,有别于做研究,也有别于在网络、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在我看来,出版学术图书必须同时满足五个维度上的要求,一是政治性,二是思想性,三是科学性,四是规范性,五是可读性。而学术研究和发表网络文章则不一定要五条全部具备。学术研究侧重思想性、科学性和规范性,网络文章更侧重思想性和可读性。出学术书难就在于五个条件都需要,出学术书容易在于只要五个条件都及格,而对五个方面的高水准并不深究。

关于当代国际移民问题的一些思考(完整版)

【笔者按】这是两年前与国内一位学者商榷的系列稿件中的一篇的核心部分。因为某些原因,这份稿件未能发表。籍现在大家讨论难民问题的机会,本人把它删改一番,提供发表,希望能对这个讨论的深入,提供一份助力。

法国华裔候选人被调查 双方发表不同见解

法国华裔陈文雄(Buon Tan)以“共和前进党”(LREM)的名义,在巴黎第九选区参加法国议会选举。议会第一轮投票6月11日前三天,即是6月7日,巴黎法庭下令对陈文雄进行预先调查,理由是巴黎检察官在一周前收到了一封来自法国亚裔社团联盟(CRAAF,下简法亚联盟)副主席鄢小华的一封投诉信,信中表示怀疑陈文雄在任职该会会长期间私自挪用公款。法庭很快处理信件,下令进行调查,翌日,6月8日法国“巴黎人报”和“20分钟”将事件报道。 追溯事件简述如下:

刘学伟《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一文楔子与尾声:费米悖论和大过滤理论/数据主义概述

楔子:费米悖论和大过滤理论

“”费米悖论的基本含义是:宇宙中有无数银河系,每一个银河系都有数以万亿计的恒星系行星系。我们的地球在我们的银河系中地址中庸,年龄中庸。从一切角度计算,宇宙中如地球的智慧生命都应当数量巨大,其中一部分铁定会比地球上的生命发展程度更高才对。如果考虑到科学技术指数性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智能爆炸,宇宙早就应当被地球在最多数百年后就可以发展起来的那类超级智能淹没。因为仅仅我们的地球所在的银河系的核心部分的寿命,就比我们这里早好多亿年。但是事实上,这个有几十亿年年龄的宇宙极为安静,地球上的智慧生命极为孤独寂寞,迄今未有发现任何其它智慧生命存在的确凿证据。我们地球上的生命就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或最先进的生命?这就好像说我是地球上最聪明的人,心里还是有点底气不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