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抗疫当前,Covid-19统计,民调等等123解读

covid infographie

法国抗疫当前,Covid-19统计,民调等等123解读

〖法〗朱元发 博士


序言

疫期间,及时知晓疫情动态,掌握全面数据,胜于一切,而得到最新数据则似乎成了王道。

记者到媒体评论员,从政客到普通老百姓,无论在哪个国家,众生只认一把“尚方宝剑” :数据和曲线。

先,法国人对统计数据自有其特殊想法与偏见,一方面,统计数据与奶酪乳制品一样,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年轮才能品出其滋味和令人信服;另一方面,统计宛若超短裙:吸眼球,藏核心,晒皮毛 (Les statistiques, c'est comme les minijupes : ça montre tout sauf,  l'essentiel)。

次,法国历史对捎带政治色彩的统计书籍均持怀疑态度,当然这与民主制度下言论自由和舆论自是一脉相承的。

中文社交媒体网络里,对法国抗疫的“指点江山”有,愤慨吐槽的有,抑或指责法国当局隐瞒疫情,隐瞒数据,抑或大骂政府无能,统计归总太慢,等等。

槽是民主制下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力,禁足宅家,心情欠佳,若生意还因此停摆,骂骂政府,或解解气,或顺便障显自己早就有预见,可惜没有被选为疫情管理会成员,差矣,差矣!

者之于事,有言之而不行者,有所言非所行者;有先言而后行者,有先行而后言者;有行之既成而始终不言其故者。要亦为国家深远之虑而求心必济而已。


第一章 法国关于Covid-19的官方统计和存在的问题

Covid-19肆虐蔓延全球以来,关于疫情统计工作,美国的约翰·霍普金(Universite John-Hopkin)大学所做的统计汇总被全世界公认为严肃,无懈可击的所作。

法国,法新社每天统整并发布世界各地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数据的准确性必须经过严格考证。

第一节 法国的官方统计数据

国公共卫生署(Agence nationale de santé publique)是法国Covid-19的统计机构,也是法国卫生部指定的唯一权威职能机构。其数据统计的方式是 :公立和私人的医疗卫生机构和社会与医疗社会机构(ESMS, 包括Ehpad)将原始统整数据上报给法国卫生部在大区一级设置的大区卫生局(ARS),大区卫生局再将数据上转给法国公共卫生署,卫生署将数据汇总整合上报法国卫生部,法国卫生部的卫生总局局长萨洛蒙在每晚的疫情汇报通报会上宣布上报的数据,并且每次皆直言不讳地说明数据来源,同时,即日的统计结果即在官方网站上公开发布。

外,统计数据亦在另一政府数据网站(data.gouv.fr)公布。该网站的启用是为了执行欧盟关于政府公共数据开放透明(Opendata)的框架政策而设置的。笔者有幸参加过该项目的部际工作团队。

庸置疑,法国官方公布的数据应该没有作过特殊的处理,换句话说,即隐瞒实情,弄虚作假。道理十分简单,一是民主制度下,透明是执政的基本原则,二是弄虚作假只能是纸里包火,终会暴露,一旦丑闻败透,执政党即刻身败名裂,难以东山再起。第三,知道统计数据的各层工作人员,政治党派不一,政府不可能保证所有人守口如瓶,故而不能虚报数据,引火烧身。

然,我们可以肯定公布的数据也并非100%的准确,统计误差在所有的数据采集方法中都可能存在,此外,并非所有的数据及时上报并公布,如进入重症病房治疗的存亡比率,偶尔会有延误。

第二节 法国最初关于Covid-19的统计不全面,故遭非议

直至4月2日,法国关于Covid-19的统计只限于医院申报的数据,如,医院Covid-19患者入住人数,重症抢救(ICU)人数,死亡人数,治愈人数。

国卫生部的卫生总局局长萨洛蒙每晚的疫情汇报,每次都明确说明数据来源。

4月2日之后,法国关于Covid-19的统计全面化。从此,在官方统计加入了社会机构和社会医疗机构(ESMS),特别是失能老人休养所(Ehpad)的感染和死亡的统计结果。

是,社会机构和社会医疗机构 (ESMS)的统计仍然存在两大问题,一:不是每天上报数据,二:是有些机构没有上报。这些机构都是独立的法人机构,简单的行政命令无法获得有效的执行。在Covid-19蔓延之前,这些机构没有共同的信息交流系统。有些机构行政人员有限,周未没有人手进行统计。这就是为什么每周一疫情数据会出现反弹的原因。另外,在社会机构和社会医院(ESMS),检测方式和管理方式仍然存在极大的局限性,最初法国的测试能力亦有限,只有测试部分有症状者,若发现是Covid-19感染,那么其它所有的感染患者被认为是Covid-19感染者,显然这种逻辑推理缺乏科学性和严谨性。

今,法国官方公佈的统计数据基本上是全面的,准确的。

有绝对准确的数据并不是可怕的事,可怕的是不承认数据的非全面性和非完整性。

第三节 法国Covid-19死亡数有待进一步精确计算统计

前法国公布的Covid-19死亡人数包括两大来源, 一是公私医院上报的统计数,比较准确,争议少。二是,社会机构和社会医疗机构统计上报的数据,这部分统计还不绝对全面和精确,因为Covid-19死亡和心力衰竭死亡的症状十分相似,若死前没有检验,死后没有尸检的话,那么难以分辨清楚。

三类的死亡统计十分准确,但无法分辨是否因Covid-19致死。

国国家经济研究统计所(INSEE)依法统计死亡人数据,工具是全国自然人识别录(Répertoire national d’identification des personnes physiques),该工具识别在法国领土上登记的所有人的出生证和生存证。死亡登记,使用的一种程序,称死亡电子证明(Certification électronique de décès,CertDC),统计方式是每个市镇将死亡证上报给INSEE,。方式有两种,或者通过电子方式上转,或者通过邮寄,而通过邮局通常需要7到11天才能正式登入总录。

目前因为疫情,某些市镇工作人员人手不够,亦无法及时上报数据。数据统计的延误还可能由于技术故障,前不久马赛市的信息系统遭到黑客攻击,15天的数据全丢了,恢复的数据只有总数。马赛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必须重新输入原始数据。

理论上,INSEE统计死之人数最终会十分精确,因为一个人不能有两次死亡,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但是死亡证没有标明详细的死亡原因。

于法国疫情期间,Covid-19致死的人数只有在未来通过两种方式才能知晓比较准确的数据,一是INSERM和Sante publique合作,进行数据整合和巩固,二是INSEE进行同期内的超额死亡率比较,从而来获得可信的数据,但是解读时也必须谨慎起见,比如说禁足期间,车祸死亡人数明显下降,有道剪不断,理还乱!

法国官方和舆论的共识是,公布的Covid-19死亡人数肯定少于实际死亡人数。这也不是法国特有的问题,每国的统计均有很大的差异。

后一个问题是Covid-19致死率的问题,因检测人数的不同,医疗卫生系统收治的标准不同(轻病是否住院),比率大相经庭。

今为止,一般认为新冠状病毒感染数与致死率之间的比例是3%。只有在将来进行大幅度的流行病研究后,才能获取比较可靠的数据。


第二章 法国人不喜欢满载政治色彩的官方统计数据

国人的思辩质疑态度无处不在。2015年,欧盟委员会作了一项民意调查,内客是《欧洲人与经济统计》,结果很有意思 :最不相信官方统计者是西班牙人,其次是法国人,只有38%的法国人相信官方统计资料。欧盟的平均值是44%,政府公信力最强的是北欧国家,信任度高达70%。


partdemefiance

国对官方数据总是持怀疑态度。据说同一数据,若是INSEE公布的话,有60%的法国人相信,若是政府公布的话,则只有50%的法国人相信。在法国,统计数据的政治色彩越浓,人民的信任度就越低。

2019年初,法国民调机构Cevipof- Opinion Way为《费加罗报》作了一项相关的民意调查,其结果令法国执政者心寒,对于官方发表的统计数据,
- 46%的法国人相信关于全球气候变暖的统计数据,
- 38%的法国人相信经济和通货膨胀统计数据,
- 37%的法国人相信公共财政赤字数据,
- 36%的法国人相信失业数据,
- 34%的法国人相信犯罪统计数据,
- 33%的法国人相信移民数据统计。

什么法国人不喜欢不相信官方统计数据呢?

一个原因,统计数据被官方工具化。从词源学上来看,统计的意思是国家的科学,统计是一种治国的工具。执政者通常把统计数据作看成是一类知识和一种权力。众所周知,法国政客在辨论时总是满口数据,立论佐证头头是道。

二个原因,近乎树与森林的关系,社会上的人是每棵树,而森林则是统计。人们的亲身个人感受可能偏离社会经济现象的统计测量,法国六千五百万居民,各自的情况当然不会绝对一致,相同,具有完完整整的可比性,而统计数据的目的恰恰是总结所有这些情况。比如说,法国人总是觉得通货膨胀是因为使用欧元引起的,他们对于用法郎购买法棍面包的价格记忆犹新,耿耿于怀 ,但是他们好像选择性忘记了,使用欧元快20年了,而在20年期间依然存在正常的通货膨胀率。

三个原因 对官方数据的信任度与受教育的水平有关

教育的水平越低,就越不相信官方统计数据,相反,文凭越高越相信官方统计数据。当然这种因果关系也不是绝对的。


第三章 面对疫情,法国居民的焦虑加剧 〖周日报民意测验结果〗


Sondage

国周日报《Le journal du Dimanche》于4月25日发表新一波的民意测验结果。

报自3月19 - 20日以来,抽查民意的是同一问题 :

常,您会相信政府在抗疫中帮助受困的企业(棕榈曲线)吗?

常,您会相信政府在抗疫中有效地抗击新冠状病毒(橙色曲线)吗?

条曲线无情地显示,法国居民对政府的信任度波澜壮阔。

46%受调者相信政府能够帮助受困企业度过难关。只有39%的受调者相信政府抗疫有效。

调永远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费吹灰之力,我们当然会猜想到,最不相信政府的党派首先极右派国民联盟(RN),其信任指数只有19%,其次左翼的左翼党派法国造反派(France Insoumise),其信任指数为20%。传统的执政党社会党之信任指数为45%,而另一个传统的执政党共和党的信任指数相差甚小,为46%。当然如今的执政党前进共和党(LREM)若不相信自已组成的政府,那么还能相信那方高党?该党对政府的信任度为88%,当然还没有达到100%的全党拥护,坚决紧跟的地步。也许党内的学习工作没做好做到位吧!


还没有结尾的反思

对即将到来的解封现状,焦虑和恐惧缠绕人心。

果说Covid-19蔓延法国大地,禁足势在必行,而且硕果累累,法国整个医疗系统没有出现医疗器械挤兑,一床难求的可怕情景的话,那么解封则让所有的法国居民在5月11日之后面对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 :新冠状病毒没有消失,人民将回到往日的工作与生活,但是一切又与从前不一样,新冠状病毒会不会将幽灵一样昼夜在法国领土神不知鬼不觉地行使?学校是否有足够的保持社会距离的措施?工作单位是否有足够的保持距离的措施?还有交通,商店,娱乐场所,夏季的度假盛地,等等,不计其数。


(本文系原创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若欲转载,联系 zhu.yuanfa@gmail.com)


zhu yuanfa

同一作者的其它文章

- 〖法媒世界报〗:吸烟者感染Covid-19的比例很低

- 供养国民和扶持企业,法国欧盟美国放巨款抗疫,IMF预测世界经济“大萧条”

- Ehpad 【失能老人休养院】是什么?Covid-19肆虐袭击长者令各界担忧

-  “一床难求”没发生,传染指数R<1,解封禁足之路如履薄冰 - 法国疫情现状解读

- 羟氯奎宁治疗COVID-19,法国谨慎犹豫之措解读

- 法国防疫医疗物质〖含口罩〗进口规则:认证标准,国家进口与捐赠免税

- 六路防线协同作战,法国目前抗疫举措解读

法国最佳100所高中,2020年公立与私立学校混合排名

- 抗疫鏖战在即,适度禁闭,法国政府抗疫举措解读

鼎国力抗疫:法国抗新冠病毒流行病的政策与操作解读

法国公共疫情监测,预警和抗疫管理 :立法制度化,管理程序化,行政责任制

-〖时事〗蜡炬成灰泪始干!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将偃旗息鼓

- 法国的社会福利政策:理想之光与现实之路的交汇博弈

- 加拿大也有黄马甲游行?你先要知道法国黄马甲背后的真相!

-【爱恨交加谈欧盟】: (欧盟个人隐私)数据保护总则(RGPD): 欧盟的装甲车开动了

- 法国公立与私立中学的优劣排名,社会分层初见端倪

- 从黄瓜理论探究法国的衰败和崛起

- 法兰西不朽的文化耕耘者和摇滚法国英雄走了,'我真爱你' (Que je t'aime)

_ 法国《世界报 - 中国特刊》的另一种冷静和理智解读